终于出来了

孟的解析:

就这个模样了

你也来一本吗?

《孟教授》预售


我的名字怎么来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西游记》电视剧开播,孩子们每晚准时守在电视前,看得如痴如醉,口里哼着“咚咚咚-噔”的主题曲,看完了还冲出家门飞快舞动似乎握着金箍棒的双手。。。

我爷爷奶奶也是电视迷。我出生的那天晚上,七大姑八大姨跑来跟他们说“生了生了!”问取个什么名字。奶奶叹道:“天意呀!儿子姓毕,媳妇姓马,电视上又放大闹天宫,就是毕马温了!”


如何让你的文字有更多的人看到?

一点小感慨,算是给新来LOFTER的朋友的建议:

1、关注一下他人。

2、贴标签要适度,太多惹人烦,不贴又没人看得见。

3、文字的热度比不过图片,这是正常的,别灰心。

4、每天发文、推荐不宜太多。物以稀为贵。

5、即使是再好的朋友也不一定推荐你的每一篇文章,有人推荐时尽量回访。

最后祝大家在2015年思如泉涌,妙笔生花。


归来宴平乐,美酒斗十千。

脍鲤臇鲐虾,炮鳖炙熊蹯。


第七交响曲

象牙塔之梦:

从头读

上一篇:音乐会

孟教授感到了在现场听他喜欢的音乐时常有的紧张感。起初他担心演奏不尽善,或者周围有杂音干扰。听了头几个精准的音符,就可以断定,这是一个技术精湛、配合默契的乐团。他摒除杂念,想细听这部交响乐里的各种层次和铺垫、速度的小变化,以及音量的大反差。他想分析它是怎样通过层层铺垫达到高潮的。这个想法一出现,他就错过了一处不错的片段。他把注意力集中到音乐本身。他的身子不自觉地前倾,眼睛盯着乐团,似乎想通过提琴的琴弓的伸缩或者长笛按键的手势更清晰地听到乐器发出的声音。场上的人都同样专注地望着台上。这种观众的安静与演奏者的动作的对比似乎也增加了音乐的感染力。第...

唐寅《山路松声图》


童心

从朋友那里听说了这个故事。一位仁兄逛商场,路遇一对七十多岁的夫妇,老太太肩上挎着好几个包,看似不胜重负;老头两手空空,悠闲地看风景。他一阵不忿,心想这人也太大男子主义了。一会儿,两人在路边停下,玩起了石头剪刀布(!)一场下来,老头耷拉下脑袋,接过所有的袋子;老太太笑容满面,看似年轻了十岁。胜败不问可知。。


还笔

江淹晚年才思减退,据说是因为他把从郭璞那里借来的五色笔还回去了。“尔后为诗绝无美句,时人谓之才尽。”

这个故事孙悟空应该有同感:老孙降一次妖,拿到了一些战利品,又被迫还给某位神仙,无一例外。怪道西天路上仍然那么艰险。还好金箍棒从未被收回。


1 / 3

© 文字小天地 | Powered by LOFTER